UPG:民间金融新物种

广告位

各种走姿出现了。有的模仿老人走路,有的学卓别林,有的太空漫步……别误会,这不是娱乐演出,而是UPG成立两周年庆典中的一幕。这家名字怪怪的民间金融公司,在竞争激烈、枯燥乏味的金融业搞内部活动有个口号“想不敢想,为不可为”——即使走路,也可以是一件充满想像力的事情。UPG(Uni-

  各种走姿出现了。有的模仿老人走路,有的学卓别林,有的太空漫步……别误会,这不是娱乐演出,而是UPG成立两周年庆典中的一幕。这家名字怪怪的民间金融公司,在竞争激烈、枯燥乏味的金融业搞内部活动有个口号“想不敢想,为不可为”——即使走路,也可以是一件充满想像力的事情。

  UPG(Uni-Power Guaranty的缩写),中文名中新力合,2006年在杭州正式运营,是浙江最大的以融资担保为主业的金融服务企业。它鲜明地提出了“桥隧模式”、“路衢模式”,在担保公司、银行和中小企业之间引进第四方角色,最终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。

  众所周知,中小企业贷款是个老大难问题,而担保行业低端混乱,如何杀出一条新路,中新力合拉拢美国的风险投资基金NEA及硅谷银行(SVB),试图搞搞新意思。瞧瞧他们给客户提供的上千万元集合债权基金做了什么包装:“平湖秋月”、“宝石流霞”……“西湖十景,我们会一个一个来。”中新力合创始人兼董事长陈杭生对《中国企业家》笑着说。

  这可不是做诗,陈杭生做的是钱生钱的生意——专业说法是为中小企业建立起集银行、担保、信托、VC等多种融资渠道的多方服务平台。他把自己的目标定位画了个图表,上面赫然有中信、平安两家金融公司。“平安是从个人用户开始做起来的,为大企业服务产生了中信。在中小企业这块是谁?”NEA合伙人

1.76复古传奇蒋晓冬花了半年时间找到中新力合,“这就是我们当时看到的市场机会,一直在寻找目标合作伙伴。”

  这个目标,并不是说中新力合要像平安那样做保险,像中信那样做证券。至少目前,它只是想在民间金融允许经营的范畴内,“通吃”中小企业客户各种融资服务。中新力合希望UPG的“G”(担保)慢慢淡化,正努力向一个更新的物种进化。

  投贷联动平台的诞生

  陈杭生,四十多岁,清瘦。他曾是浙江第一批证券研究人员,曾做过浙江最大的典当行。一张口就带有浓浓的浙江味,说话很注重逻辑,却常常省略一些语句,只蹦出关键词。他有自知之明:“人家看我不会说话,一般的推销我也做不好。”在北京的一个咖啡厅,他给我们说起中新力合的融资思路时,却很带劲。

  “宝石流霞”其实是中新力合发起的一个杭州市文化创意产业信托债权基金,规模为6000万元,给29家初创企业提供贷款,其创造性是以企业的品牌、实物和股权做抵押,抛弃了只能以固定资产抵押的老思路。而传统担保业也玩起了“高科技”,中新力合帮助VC投资开心网、共合网。对于经济危机下困难的中小企业,陈杭生说,“我们可以专门做一个债权包,就叫‘雪中送炭’,提高企业资金流动性。”

  这些创新缘于中新力合引进了VC,这是促发中国担保业变革的一个重要要素。

  有人把中新力合解读为中国的硅谷银行。美国硅谷银行与VC合作,向那些获得风投的企业提供商业贷款,其业务占据了美国创业投资市场约70%的份额,超过一半的美国VC都获得过其贷款。“美国并没有担保公司,硅谷银行依然是一家商业银行。”蒋晓冬说。陈杭生在创立担保公司UPG时,也不知道有这么一家“硅谷银行”。

  陈杭生摸出这条道路,多少有点被“逼”的意味。2004年,他投身担保业,有2000万元的注册资本,是一个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。这种规模和资质按理应该比诸多民间个人式的担保公司更有优势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“你会发现对银行开展业务很难。”

  中小企业贷款存在一个怪现象:“贷款难,难贷款”。银行按照企业的现金流、固定资产等来衡量其信用资质,很多中小企业,尤其是新兴商业模式的企业就很难获得贷款。“中国并不缺钱,储蓄率这么高,缺的是有效的使用钱的方式。”陈杭生说,“为什么担保业1998年发展以后,没有成长起来特别好的担保公司(目前全国有3000多家)?主要是他们的定位没有站好,客户跟银行的客户高度重叠。这导致什么问题?银行觉得自己很亏,企业觉得钱白给。这就形成恶性循环,企业越差越找银行,银行看到这些越差的企业越不敢做。”

  在之前的价值链里,担保公司是依附于银行的。这逼迫陈杭生思考:“自己的立足之本到底是什么?自己要帮助哪些企业才有价值?怎么帮?”最终,他有了一个设想,像风险投资那样,扶持那些高成长性、有资本市场价值的企业。为此,他和浙江大学金融学教授金雪军成立了一个课题组,2007年5月,研究成果《桥隧模式》出版,主题是架通信贷市场与资本市场的创新型贷款担保运作模式。

  在这个投贷联动模式里,风投扮演的角色就是为企业做部分担保——他们的眼光、经验、专业能力,会比一般的担保公司更能准确判断企业的还款能力。UPG还引入企业的上下游作为第四方。类似道理,利益相关方往往更了解这个企业的真实状况,让银行和担保公司减少跟企业信息不对称的风险。陈杭生说,“桥隧模式”最大的突破,UPG是向银行提供服务,不再只是依附于银行,从而获得相对平等的地位。

  当然,美国最大的VC之一New Enterprise Association(NEA)并不是中新力合的“第四方”,而是一段插曲,NEA和硅谷银行成了它的外资股东。

  《桥隧模式》一书面世半年后,蒋晓冬通过一个朋友牵线,在杭州世贸大饭店跟陈杭生见了面。2007上半年,蒋晓冬花了大量时间考察担保企业。在美国,NEA跟硅谷银行合作20多年,“我们一起寻找企业对象,一起设计信贷和投资结合的产品。”你可以想像蒋见到陈的兴奋。这就有了后来两个“肉麻”的段子:

  蒋对陈说:“你怎么在想分管金融的副省长所想的事情?”

  陈给蒋发短信:“相见恨晚,伯牙子期。”

作者: zhaosf

为您推荐

广告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租站QQ:308370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